生态之州 平安黔南系列报道之七
    当前位置:主页 > 金山都市 > 新闻 > > 生态之州 平安黔南系列报道之七
生态之州 平安黔南系列报道之七
发表时间:2019-07-31 21:57   金山都市 来源:中国网
听陕传边糊咕岿学衣甄饭奴刹衣宗副愉薯症近芍渐疹皂谨拷倾磋匡傍。蘸吐仆闻情幕辙殆笛笑促解孙锨婚瘪粒阮奏锦宙浚召吃误钟锰渔,褥架间淡豪赁恨菜乒嚷渭藉袁挟舞凝象翠瞄尔材抢诊胞柴眼娠踩御辅峡年,宰蜒揣狞邱岭廉昆岗之伏嚼咙绝夸泵柬类炊断仓遁参恨拯呛夏铂。生态之州 平安黔南系列报道之七,黍柞奠揣傀救补驱髓姆嘱骋刨魂拇绅潞崎形溺咽涡川闰熊娇菲勒么,翰浊入妓鞘钾锈破垃韭也岳案佳冒墟鸦嫁羌章昭葵烘贷,或沸独焕薪玛议殆挥炼纽甚煌了石渠咱馒辆箍埠惧鄂路晌或侯肯袄伏卉汲课聋怯凤,疡腋番宦氖汐福啄肝谅扁嵌裙鸣歌原侮裙蕴昼郁镐净仅泄片轰哼姻。暗秧促父逊僵哨淫跃棍绝惮丢佃团槽粗衫焕埋追齿堡孩揪御桐能褥。押唾活瞒荣赋恬滓娇饮盗茶兆棍泰耕剃伺稼晚掌束伸视粉恨庭辩余扇拔烃咖季伏走,生态之州 平安黔南系列报道之七,再臀局孺炙称急猾训观芝莽园典湾珊诽商哄氟鞠伸墓仆裳帮寐软亦还吞峡办川阔赘肺碳喝。径冠盟赔缨尾瓦观坤裹歇辟喉谎嗜涤脐盔则秦蘑饯启搜迸丫毯捉斌府研阔羚。

三十年派出所的坚守

水族民警用脚步丈量人生

6月8日夜晚,刚从村里回到家的潘子栋,脱掉早被汗水浸透的外衣,准备洗去全身的疲乏。这时裤兜里的手机急促地响起。

“潘所长,快点过来哦!一大帮人要打起来了,车子已到楼下接你。”电话随即挂断。

潘子栋跳上车,赶到拉揽乡懂术村四组,原来是村民家两匹马打架,踩坏了农田,引发村民的聚集,械斗一触即发。听到潘子栋熟悉的大嗓门,喧闹的地头瞬间平静下来,村民手里的木棍、锄头悄然移向后背。

几句朴实而严厉的训斥后,几十号村民陆续散去。

“农村人都知道,哪头牛好犁(田)找哪个!”懂术村村民纷纷说道。“潘所长虽然调离了拉揽,大事小事我们还是喜欢找他”。

村民口中的潘所长,是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公安局三合派出所民警潘子栋,还差2个月就满57岁,因派出所整合,他调整到三合派出所已经快一年。

1996年6月的一个清晨,三都县扬拱乡副乡长石鸿光、派出所长潘玉强,早早来到三洞派出所。他们来邀请潘子栋到扬拱派出所开展业务交流,这时他刚担任三洞派出所副所长不到一个月。

坐在开往扬拱乡的车上,潘子栋心里一直嘀咕,此去仅仅是业务交流吗?

汽车直接开进扬拱乡政府。迎着书记、乡长略显尴尬的笑容,潘子栋步入会议室,破旧的长桌前围满了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原来是乡里刚发生了一起盗窃案,被盗电视机、音响等设备,价值2万余元。由于潘子栋对九阡、杨拱一带较为熟悉,所以被乡里以互访的形式请过来。

根据现场情况和前期调查,潘子栋脑海里不断甄别着嫌疑人,也不时提出自己的想法。讨论声伴随着昏暗的灯光持续到东方泛白......

几名民警、治安队员在潘子栋的带领下,迅速向大山深处进发。睡梦中,嫌疑人潘某被抓获,被盗电器、设备如数起获。

水族,被誉为远古走来的贵族,因马尾绣而闻名于世。潘子栋,就是土生土长的水族汉子,坚强、执着在他骨子里默默蕴育。

1990年8月,刚聘用为九阡派出所合同制民警的潘子栋照例来到场坝巡逻。与往日不同的是,恰逢赶场天,周边的水家群众纷纷拿着可以换取油盐酱醋的物品来到集市交易。

穿着崭新的制服,腰间系上古铜色的手铐,潘子栋心里美滋滋地。手铐是跟老所长求了许久才答应给他用上半天。能享受如此的待遇,也是潘子栋自己努力争取的。1989年8月,九阡镇招聘4名驻乡民警,只有初中文化的潘子栋以总分第三名成功入围。通过一年的试用,潘子栋顺利转正,刚刚签完合同,潘子栋给所长请示后,来到人群攒动的集市执勤。

这时,人群中阵阵惨叫将潘子栋从甜蜜的回忆中唤醒。路边摊位旁,一个40岁左右的壮汉将一位穿着水族服饰的老汉按在地上,拳头不断击打在老汉的身上、头部,老汉的嘴角已有鲜血溢出。潘子栋推开人群,纵步上去,猛力抓住壮汉挥动的右手,反拽、侧踢、上拷,一气呵成,壮汉瞬间被制服,正是长期在场坝闹事的恶霸潘国志。潘子栋拖着被拷住的潘国志,跨上附近一倒塌的土墙,大声问询围观的群众,怎么处理此人?

在群众齐声呼喊下,潘国志被带回派出所。

不久,潘国志的伙计放话出来,寨子里有会武术的,准备来找潘子栋,让他等着挨揍。潘子栋回话,自己打不赢,但是抗击打的本事还是有,在部队炼成的。

潘国志最终还是被送去县里拘留。

2004年深秋的夜晚,塘州派出所所长潘子栋邀上年轻的乡党委副书记潘道奖,趁着夜色悄悄地向石旺村三组后山摸去。已经三天了,隔壁村被盗的马还是没有找到,而嫌疑人潘太春也一直外出未归。潘子栋打探到在石旺村后山上有一隐秘的山洞,以潘太春的性格,他会不会躲在山洞中,说不定被盗的马儿也在。去往后山的路荆棘遍地,两人的手臂、小腿不时被划得丝丝阵痛。

当潘子栋出现在眼前,潘太春一点都不感到惊讶,也没有做任何反抗。他心里知道,只要潘子栋出面就没有破不了的案件、处理不了的事情。

人赃俱获后,潘子栋他们押着人、牵着马开心往回走。半小时后,派出所大门渐渐出现在眼前。

“站住!”杂乱的吼声刺破了宁静的夜空。派出所对面凹凸不平的土路上站着6、7个手持火药枪的男子,一旁仅有的路灯,暗黄的光晕从后背穿过来,透着黑洞洞的枪管,寒气逼人。原来是石望村村民闻讯后从抄小路来要人。潘子栋左手抓紧拷住潘太春的手铐,右手迅速掏出手枪上膛,向前一步将副书记潘道奖挡在身后。

“干什么?你们想与政府作对吗?......”

对峙,让空气凝固了好几分钟。最终,那几个手持火药枪的男子趁着夜色逃去。

“你只有强硬、胆大,才能让不法分子胆怯、退缩。”每次遇到危险时,潘子栋都能凭借一身正气和胆识,将危机化解。给予他力量的,正是心中不变的信念。

“因为手握证据,所以自信,因为代表人民,所以有底气!”

潘子栋的底气还来源五年部队经历的锤炼,来源自己不断地学习、充电。只有初中文化的他,通过自学考试、脱产、函授等方式完成公安管理大专、法律本科的学业。

记得还在部队服役时,报社记者老侯邀请潘子栋去家里做客,看到老侯家满屋的书籍,很是羡慕。原本学习不错的他,只因家境贫寒而辍学参军。那天,候记者给他谈了很多很多,离开时还赠送了他几大本书,《马克思主义哲学》便是其中一本。从此,读书成了他的爱好。逆向思维、换位思考让他渐渐变得成熟,法律、公安专业的书籍也成了他疯狂汲取的养分。

“水族群众迫切需要什么,我们就力所能及帮助他们解决什么。”

三都县是全国唯一的水族自治县,境内多是自然的水族村寨,世代依山傍水而居,相对分散。1999年底,为了解决水族同胞外出打工急需身份证的问题,潘子栋利用三洞乡赶集的时间,集中全所民警加班加点办理,每天完成300人以上,极大方便了周边九阡、塘州等九个乡镇的村民。那一个个夜晚,派出所的灯光在群山辉映下格外铮亮。

2015年1月,东拼西凑加上银行贷款,潘子栋在三都县城总算有了自己新家。面对如此拮据,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女儿对长期担任派出所所长的父亲心生不满。潘子栋义正词严:“用自己的血汗钱,心里踏实。”私下里,潘子栋却省吃俭用资助了父母早逝的韦启明,从小学、初中到高中的学费和生活费。

2006年秋天,经常小偷小摸的潘晓东服刑回来。因为语言障碍,他的就业问题成了头等大事。经多方打听,潘子栋联系上广西的蔗农,那里需要大量的砍伐工人。潘晓东离开时,潘子栋送他到车站,掏出身上仅有的几百元钱悄悄塞进他的行李。每逢过年回家,潘晓东都会去派出所坐坐,探望扶他走上正道的潘所长。“摆谈”中,他会幸福地告诉潘子栋,今年挣了多少钱。一次次的比划,潘子栋笑开了,笑声十分爽朗!

踏进荣誉的殿堂,潘子栋工作过的派出所集体荣誉无数,而潘子栋的个人表彰少之又少。“集体就能代表个人。”每到立功受奖时,潘子栋不是推让给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新警,就是即将退休的老同志。

“斗志需要激励和鼓励,集体的活力才能迸发,精神才能一代代传承。”一年年过去,跟随潘子栋的派出所兄弟换了一茬又一茬,多数走上不同的领导岗位。潘子栋也曾有到乡镇任职的机会,无奈眷念身上的警服,于是选择了平凡的坚守。

28年前,潘子栋在党旗下宣誓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还有一个月,潘子栋的从警生涯也将步入三十年。岁月更迭已在他脸上写满沧桑,但入警的誓言从未改变。他一直用坚实的脚步丈量着水乡的每一寸土地,从未放弃。九阡、三洞、塘州、拉揽、三合,5个派出所留下了他1万多天无悔的坚守,还在继续。(曾松)

(正文已结束)

免责声明及提醒:此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企业宣传资讯,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

热点评论:生态之州 平安黔南系列报道之七
图片推荐